设为书签 Ctrl+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。点击下载 | 5分快乐8客户端 | 新浪首页 | 新浪导航

盖茨:安卓本应属于微软,我犯了个4000亿美元的错误

2019-06-25 08:30:36    创事记 微博 作者: InfoQ   

  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

  文/小智

  来源:InfoQ(ID:infoqchina)

  前世界首富比尔·盖茨回忆了自己的职业生涯:我不相信假期,但并不推荐拼命的工作方式。Android本应该是微软的Android,为此我犯下了一个4000亿美元的错误。

  在最近由风险投资公司Village Global召开的创始人纪念活动当中,全球著名投资人比尔·盖茨与Eventbrite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朱莉娅·哈茨(Julia Hartz)一同讨论了创办企业与种种重大转折当中需要面对的艰难选择,并谈到如何才能建立并维持一家拥有旺盛生命力的公司。

  作为这次对话的一部分,哈茨向盖茨询问了他对于工作与生活间平衡问题的看法。事实上,盖茨曾表示他“并不相信真的有休假这回事”。盖茨指出,“我的观点相当硬派,那就是在创业早期阶段确实应该做出非常大的牺牲,特别是对于那些希望建立可行性工程设计”或者证明某个项目有望成功推进的创业者们。

  事实上,盖茨直到现在也仍然在自我反省。他提到自己曾坐视谷歌开发Android系统这一“标准化非iOS手机平台”而未能做出有效的应对。“微软本来能够在这一领域有所建树。”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观察双方的完整对话,这里我们仅摘录盖茨先生谈论是否有必要全身心投入工作,或者说早期创业者也应在工作/生活之间寻求平衡的观点:

  盖茨:我不相信假期

  盖茨认为大众的观点,可能对于努力工作抱有一种过度崇拜甚至是神话的理解。对他个人而言,他确实不太相信周末或者假期那些说法:

  “我那时候甚至记住了每个人的车牌号,能单凭停车场里的车牌就说出谁来了、谁走了。但我并不推荐这么拼命的工作方式,我也知道大多数人都接受不了。”

  盖茨坦言,到了三十多岁以后,他甚至很难想象自己当初是怎么坚持下来的,到了这个年纪,他开始出现一些非常自然的变化,例如喜欢上周末。

  “相信大家知道,我女朋友很喜欢度假。结果证明这是件好事,我也因此度过了不少美好的假期。我知道二十岁的自己一定会对现在的自己感到非常反感。年轻时,我坚信只有教练才能开飞机,但现在我也有了自己的飞机。这一切都与当初自己的想法背道而驰,但却都在快速改变着我的生活。”

  事实上,在微软创业初期的几年里,团队愿意以一种疯狂的状态对待公司事务是很正常的,但随着这种热情很快消退,人们也应该对此抱有理解之心。只有这样大家才能始终心往一处想,劲往一处使。而且必须承认,每个人都有可能因为身体健康或者亲朋好友的问题而从工作上分心。

  “但是我仍然保持一种相当硬派的观点,那就是在创业早期阶段确实应该做出非常大的牺牲,特别是对于那些希望建立可行性工程设计的创业者们。”

  错过安卓平台是最大失误

  软件领域,特别是平台领域,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市场。盖茨认为他在个人经历当中犯下的最大错误,就是没能让Android这套标准化非iOS平台诞生在微软手中,微软本来能够在这一领域有所建树。

  盖茨认为,如果能够掌握全部应用中的一半甚至是90%的份额,那么这场竞争事实上就已经结束了。但移动操作系统的市场空间只允许存在一种非iOS操作系统,它价值4000亿美元。盖茨认为如此巨大的一笔财富本应由微软——而非谷歌获得。

  “我确实犯下了个人经历中最大的错误之一。除此之外,微软也曾经面临各类反垄断诉讼以及其它挑战,而以Windows及Office为代表的其它资产则仍然非常强大。因此,微软仍是一家领先的企业(a leading company)。但必须承认,如果当初我们能够做得更好,那么移动平台本来也应该成为微软阵营中的成员,我们将成为唯一一家公司(the company)。但是……很遗憾。”

  微软的移动操作平台之殇

  其实在错过Android系统以前和以后,微软都没有放弃对于移动操作系统的探索。

  2000年4月11日,Windows Mobile第一个版本发布。Windows Mobile(简称:WM)是微软针对移动设备而开发的操作系统。该操作系统的设计初衷是尽量接近于桌面版本的Windows,微软按照电脑操作系统的模式来设计WM,以便能使得WM与电脑操作系统一模一样。WM的应用软件以MicrosoftWin32API为基础。

  2010年2月,微软正式向外界展示Windows Phone操作系统。2010年10月,微软公司正式发布Windows Phone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第一个版本Windows Phone7.0,简称WP7,并于2010年底发布了基于此平台的硬件设备。主要生产厂商有:诺基亚、三星、HTC等,从而声明了WM系列彻底退出了手机市场。Windows Phone7完全放弃了WM的操作界面,而且程序互不兼容,并且微软完全重塑了整套系统的代码和视觉。

WP发布时给iPhone办的“葬礼”WP发布时给iPhone办的“葬礼”

  尽管WP系统曾是微软移动操作平台押注的未来,但WP的市场份额一直没有过太多起色,盖茨的原话说得很对:这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市场。

  2019年1月19日,微软表示,任何仍在使用其Windows 10移动平台(一度被称为Windows Phone)的用户,都应该转而使用iPhone或Android手机。微软表示,在2019年12月10日,它将停止发送“新的安全更新、非安全补丁、免费的辅助支持选项,或者微软的技术内容更新”。换句话说,不会再有任何更新了,在最后的日期之前,只有少数型号的手机会得到支持。

  而这意味着微软的移动操作平台之梦正式宣告终结。

  复盘WP的失败,除了Android、iOS平台事实上的两分天下,还有微软在移动操作平台上的各种失误:

  1、系统升级上的问题。微软发布了WP系统的第二个版本WP8以后,第一批WP7用户却无法升级WP8,只能升级到安慰版本WP7.8。而这样的事件,在后期WP8.1升WP10的时候又重演了一次。对比之下,iOS6宣布支持iPhone3GS,虽然很多功能不能用,但是很多苹果用户都大喊苹果良心。

  2、无视用户需求。微软在系统需求上的改进速度非常慢,而智能手机是一个使用场景、使用次数非常频繁的操作系统,任何一点系统功能上的缺陷,都将持续伤害用户体验,而微软的WP更新显然没有做到快速迭代。

  3、应用生态的缺失。智能手机,操作系统是骨骼,UI是皮肤,软件才是血肉。大部分用户每天玩手机,玩的是软件,但WP的应用生态实在是太过缺乏,软件极度缺乏,新软件上线速度慢,旧软件更新速度更慢。直接导致智能手机的WP,玩出了半功能机的感觉。

  4、对开发者的不友好。微软从WM到WP的各大版本,总结下来就是一个词:不兼容。对比iOS系统升级基本限于改targetSDK、改bug层面,WP的每次升级对开发者来说堪称重写级别。每一次的升级几乎都会流失一部分优秀的开发者,最终让优秀开发者本就不多的平台失去了平台的基础。

  5、缺少开放的心态。一直以来,微软依靠收取PC制造商使用Windows操作系统的授权费用赚了很多真金白银。因此他们便将这一传统延续到手机平台,向手机制造商收取每台10-20美元(一说20-30美元)的Windows Phone系统授权费用(直到2014年才取消)。对比安卓的免费,占有率本就低下的WP系统就更难有出头之日了。

  微软现任CEO纳德拉也曾做过深度的剖析,直言当年收购诺基亚发力WP就是个错误决定。事实上,微软当年收购诺基亚的决定遭到了董事会的反对,纳德拉更是直言:实在想不明白这个世界为什么需要第三个手机生态系统。在纳德拉接替鲍尔默任CEO后不久,微软宣布这笔交易失败,并计划裁减近1.8万个工作岗位,其中大部分裁员是因为这次对诺基亚设备和服务部门的收购。

  结语

  Android平台没有成为微软的Android是盖茨引以为憾的最大失误,但从采访中盖茨提到的“a leading company”和“the company”的对比中,我们还是隐隐担忧:万一微软真正收购了Android平台,成功统一了PC操作系统和移动操作系统,成为操作系统上更加无可撼动的巨无霸,会是件好事吗?那样的微软,还会拥抱开源吗?

分享到:
保存   |   打印   |   关闭